假装这是一个文艺的ID

-主要产出cp:德哈德 狼犬狼
-亲世代大法好!
-不定时更新,一个特别辣鸡的半吊子写手
-微博ID同lof
-赞美太阳!

【Drarry无差】意外(上)

一个脑洞,假如四年级的Drarry二人深夜偶遇,十年后的他们突然从半空中掉了下来会怎么样。
轻松段子向。预计两发完结。
(本来想填坑,发现一年没更新了就摸个鱼先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夜深了。

  在魁地奇球场里,一个黑发少年坐在雨后有些湿润的草地上,惆怅地盯着挂在星空中的月牙。
  ――当然,披着隐形衣。

  他最近真的很烦躁,好像事情一下就变多了,他从来没想过危险可以离的那么近,――也许只是青春期特有的叛逆与厌烦吧,但总之生活很不称心。
  半空中那个吐着蛇信子的黑魔标记仿佛还在眼...

2018-02-13

魔法史课上:

宾斯教授:……一个妖精在监狱中用餐盘结束了它寂寞的牢狱生涯……
西里斯:(无聊地转着笔,眼睛一亮然后用笔戳了一下隔壁詹姆斯的胳膊)噢亲爱的,你感到寂寞吗?
詹姆斯:(睁着眼睛睡觉结果被戳醒,迅速地站起来)嗯……呃……这个论文可以引用第一百二十六页的……
宾斯教授:……这对后人的影响极大,由此引发了……
詹姆斯:(慢慢清醒)哦……对啊,魔法史。(坐下恢复原状)
莱姆斯:(叹气)你们不能认真地听一听这个可怜的妖精吗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草药课上:

詹姆斯:(拔出一棵相当丑陋的植物)嘿!当心!这家伙会跑!
(西里斯随手抄起铲子拍了...

2017-04-02

【德哈】Sand (Mad Max AU)(原创第一人称注意)

1.
我醒了,这里毒辣的阳光我闭着眼睛都能感受到,接着我才发现我原来睡着了。还没来得及感到懊恼,我的肌肉已经不自觉地绷紧了:有一只手在翻我的外套。

三,二,一。
我默数了三个数,睁开双眼猛地跳起来,顺利地把那个人扑倒在地上,尘土飞扬。趁他还没反应过来,我用右胳膊按住他,左手摸向外套夹层里的手枪——它差一点就被发现了。但与此同时,那人胳膊肘撞了我一记,向右一翻脱离了我的控制,枪脱手飞了出去,而我用平生最快的速度重新抢到了它。

那个人忌惮我的枪,摊开双手,“我只是想检查一下你有没有死。”我沉默,举起枪对准他,慢慢后退拉开距离。

这种情况下我要是能信他的鬼话我就是白痴。

“我们真的要这样耗着吗?”他偏了偏头,示...

2017-01-20

“平安夜快乐!”
长桌上的巫师们举起酒杯,随着清脆的玻璃相碰声溅出几点黄油啤酒的泡沫。

“莉莉,你做的菜越来越好吃了!”詹姆陶醉地发表赞美,手里的刀叉上下翻飞,迅速地把肉抢了一半过来,而莉莉只是哼了一声,埋头只顾着给一岁半的小哈利喂一口土豆。

坐在詹姆隔壁的西里斯用胳膊肘捅了捅他,挤了挤眼睛歪嘴笑着,小声道:“叉子,有没有后悔造了个人?”

“当然不,你一定是嫉妒我儿子长得太可爱。”詹姆用一种“看透你了”的眼神斜视着西里斯,欠揍的样子让他不禁手痒起来,于是他迅速地叉了一个西兰花塞进他好朋友的嘴里。

作为一个反应敏捷的追球手,在西兰花入嘴的那一瞬间,詹姆就把它向西里斯的方向吐了出来,然而对手也不是什么弱鸡,...

2016-12-25

【德哈】信不信我就算是女的也能上了你?

【⚠⚠⚠女体德拉科的德哈⚠⚠⚠高亮】

【⚠⚠⚠女体德拉科的德哈⚠⚠⚠高亮】

【⚠⚠⚠女体德拉科的德哈⚠⚠⚠高亮】

梗概:某天佐料坊店主罗恩给了哈利一块能转变性别一天的饼干,哈利骗他的男朋友德拉科把它吃了下去。

如果能接受的话



“好极了,波特,好极了——”

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抱着胳膊站在本属于德拉科•马尔福的办公桌前,咬牙切齿地看着已经笑得蹲在地上的罪魁祸首。
过了会儿,后者摇摇晃晃地起身,扶了扶歪掉的眼镜,撑着桌上高高的文件堆,依然不敢置信:“它——它真的起效了!噢,我的眼泪都快笑出来了,感谢梅林,终于又多了一件可以取笑你的事——”...

2016-11-27

从尼泊尔圣殿到贝克街221B

1.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所以你拥有法力吗,这位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胡子先生?”
大名鼎鼎的福尔摩斯侦探十指搭在一起,眯着眼睛看向对面软沙发上穿着奇异的“另一个自己”。

“——并不,以及请叫我斯特兰奇医生。”
史蒂芬同样抱着胳膊打量着对方,他并不想在不必要的时候暴露自己的身份,尤其在他可能身处于一个平行时空时。

“啊哈,小把戏,眼睛看向左下角,抱胳膊则表示防备和心虚——老生常谈了,拜托,作为这么厉害的法师撒谎能有点水平吗?我不会说出去的,这对我的研究真的非常、非常重要。”

“……Okay,但我真的是个医生。”

2.
约翰拎着一个大塑料袋,愉快地哼着歌开了门,以及一秒钟之后那无辜的塑料袋重重地摔在地上,伴随着的是他...

2016-11-07

身穿芭蕾舞装的少女手握小巧匕首,轻快得宛若鬼魅在练舞房中穿梭。抬手,扬刀,划动,手法娴熟,所到之处皆有沉重躯壳倒下,她纯白丝袜上的血迹还未干,寂静中便只剩下她一个活人了。
她脚尖轻点地面,跨过横尸,面无表情地朝后门走去,眼神冰冷,带着厌恶。

“叩、叩——”
来自身后的声音。

她没来得及思考,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反应。她反手将匕首用力甩出,再回头一看,料想中的情景却并未发生,那匕首被一股妖冶的红色力量控制着,悬在了一个年龄稍比她小的女孩前方。

“你是谁?”
她转身,嗓音有些嘶哑。

“我们是一类人。”
那个女孩的声音还带着些稚嫩,但眼神却坚定不移。她抬起手,那匕首便向她飞去,她伸手接住了它。

“我无家可归。”
她这才注

2016-10-22

【送给秋暮夕的生日贺文】【德哈】夜游

深夜,天文塔。

德拉科背靠栏杆,视线锁定着楼梯口,略有些刺骨的冬风吹得他眼睛不由微眯起来。他大概已经在这儿等了十几分钟了,邀请他的人却还迟迟未到。
又过了一会儿,终于有个轻微的喘气声从楼梯口传来,却没有人影。德拉科察觉到了什么,缓缓直起腰杆,嘴角勾了起来。

“嘿,德拉科。”
他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头跟他打招呼,要是正常人看到绝对会吓一跳,但德拉科却丝毫不为所动:“今天怎么这么晚,波特?”
“碰到洛丽丝夫人了,我总觉得它能看透隐形衣。”哈利撇了撇嘴,把隐形衣收起来,也靠在栏杆上,“不说这个了。其实本来今天想和你一起看月亮看星星的,结果晚上魁地奇训练太久了,导致我现在好饿——一起去厨房吧?”
德拉科一回头就对...

2016-09-16

【鹿犬鹿无差】泡泡

“劫盗者号万岁!”
兴奋的船长尖头叉子面对黑湖张开双臂,大风吹得他头发更加凌乱。他大声叫道,“这太酷了!”虫尾巴也一直跑来跑去东张西望,激动极了。月亮脸翻着船舱试图找到些有用的东西,他已经找到两个海盗的眼罩、三个空啤酒瓶甚至一只袜子,以及就在刚才他又发现一张有点破旧的地图。

而我们的大脚板,尖头叉子最好的朋友,三下两下爬到了桅杆最高处俯视着景色。那么高的地方,光是看着也触目惊心,他却像没事人似的,两条腿荡来荡去。但突然,他的肩膀被谁给重重地拍了一下,害他身体晃了晃差点掉下去。
大脚板想也没想:“喂!尖头叉子!”
被猜了个准的尖头叉子做了个鬼脸,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拉着大脚板就跳下了桅杆。

大脚板觉得他会被...

2016-09-15

【hp】【饥饿游戏AU】Kill or Die 03

会有詹莉、狼犬鹿友谊向,德哈不知道什么向(。
涉及cp戏份太少,不打tag了。
无任何血缘设定、魔法设定,但保留西里斯和贝拉的堂姐弟关系。亲世代子世代,全员青年。其余cp随原著。
便当不出意外的话会发很多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前面是一片开阔的草地和一条小溪,峡谷还在更前方。
哈利小心翼翼地探路,决定先在小溪旁边停留一会儿,他们需要觅食。

对,食物。
他有多久没吃东西了?哈利皱着眉头,往前轻轻走了一步,想,有两顿了。
说实话,那股草药的清香对饥肠辘辘的他大概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安慰作用的,要不然他可能已经支撑不住了。

他巡逻了一圈,只看...

2016-08-30
1 / 3

© 假装这是一个文艺的ID | Powered by LOFTER